511读书网
繁体版

267 ,暗秋,红杏,景荣华的算计。

  水天玥摸了摸鼻子,然后一副很好心的样子,提醒着这个叫做红杏的女人:“话说,刚才好像是我第一个冲出来的吧!”

  可是却没有想到,红杏根本连看水天玥一眼都没有。

  对于女人,特别是这种漂亮的女人,红杏一向是没有什么太好的感觉,而且说起来,她还是很讨厌漂亮女人的,特别是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女人,如果这个漂亮的女人身边居然会有一个让自己一见钟情的美男子,那么她心底里的那股嫉妒之意,就会如同野草一般,疯狂地开始生长起来。

  当然了,也就是说,现在红杏的心底,那种叫做嫉妒的野草已经在止不住地疯长了。

  风兰烬依就是淡定地站在水天玥的身边,一只大手紧紧地环住了水天玥的纤腰,然后压低了声音:“天玥啊,我们走!”对于这个想要往自己身边赖的女人,风兰烬,可是连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啊。

  虽然这个红衣女人的身材不错,可是在风兰烬的眼里,天下间一切的美女,除了水天玥外,个个都是红粉骷髅。

  “好!”水天玥含笑点了点头,当然了,在这个时候,水天玥的心底里,可是一下子就给风兰烬加了十分了,美色当前,而不动心的男人,难得。

  “不,不,这位公子带我一起走吧!”红杏哪里肯放过风兰烬这个绝顶的大帅哥啊,她忙一把就扯住了风兰烬的衣襟,这下子,她可是说什么也不会放手的。这么极品的男人,如果这一次错过了,那么再想遇到一个,可是不会太容易了。

  这么多年来,像风兰烬这般极品的男人,话说,她也就遇到了这么一个罢了。

  “放手!”风兰烬厌恶地的挑了一下眉毛,他讨厌除了水天玥,其他的女人碰自己。

  “我不放,公子,红杏现在孤身一人,根本就没有地方可去了,如果公子不收留人家的话,那么人家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红杏念着自己的悲歌,尽力把自己说得很凄惨一点,她知道,男人都喜欢保护弱者,如果这个弱者还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女人的话,那么更能激起男子心底里的那种保护欲啊:“公子,既然公子救了红杏,那么公子就请救人救到底吧,只要公子让红杏跟在公子的身边,那么无论公子让红杏做任何的事情,红杏都愿意的!”

  一边说着,红杏还一边假意害羞地低下了头,露出来一大截雪白的脖子。

  水天玥抽了抽嘴角,话说,她现在根本就是衣不弊体好不好啊。

  而且这个红杏,还真的是很可以啊,当着自己这个正牌女友的面儿,如此明目张胆地勾引自己的男人。

  不过刚才红杏的话,倒是让水天玥想起来自己当年还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一个网友无聊的情况给自己讲的一个笑话。

  当时那个笑话说,春节的时候,一个大男生没有买于回家的火车票,于是晚上的时候,正在街上走着,正好遇到一个小姐拉客,结果那个男子问,是不是只要我给你钱,让你做什么都行?

  那个小姐一听这话,就知道生意来了,于是忙连连地点了几下头,当然了,只要给钱,让我做什么都行。

  于是男子继续问,一晚上多少钱。

  小姐回答,一晚上一百块钱。

  于是男子从身上摸出来两百块递给小姐,那你今天晚上去火车站排队买票吧。

  所以现在水天玥真的很想对这个红杏说一句,那你去二十一世纪,在火车站给我买一张春节回家的票吧。

  不过风兰烬听到了红杏的话,当下冷哼了一声,于是衣袖一甩,当下红杏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根本就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直接就被风兰烬甩到了半空中。

  “啊!”于是一声尖锐的女高音,便直冲向了天空中。

  许是因为风兰烬刚才那一甩之力,用力过猛然,或是那呼呼的风声太大了,再或者是红杏的身子太滑了,她身上那本来就已经破烂不堪的红衣,居然从她的身上滑落了下来。

  丫的,这个女人,里面居然再没有其他衣服了。根本就是全裸嘛。

  “天玥,我们走!”风兰烬说着,身形一动,于是带着水天玥两个人便不见了。

  当看不到风兰烬与水天玥两个人的身影时,红杏那雪白的身子却是在半空中轻轻巧巧地一个翻身,然后一只红色的大鸟,便出现在了她的身下。

  “哼,红衣男人,既然我已经看上你了,那么你就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了!等下一次我们再见到的时候,那么我会让你再也离不开我的。哼!”红杏一边说着,一边又一翻手,这一次居然取出来一件桃红色的旗袍,然后她立在大红鸟身边,飞快地穿好红旗袍。

  这红色的旗袍,倒是剪裁合体,红杏一穿上,那成熟得如同一枚红杏般的身体,便立马显得珠圆玉润。

  “红儿,我们走!”红杏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拍了拍自己座下的大红鸟。

  再说风兰烬抱着水天玥,却是停到了一条小河边,他放下水天玥,便自己一个人蹲在小河边细心地把之前被红杏拉过的地方清洗干净了。

  水天玥只是静静地坐一边儿看着,却是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其实在刚才风兰烬并没有选择直接将衣服扯下去一块的时候,水天玥的心里就已经有数了,想来这件衣服对于风兰烬应该不一般。

  果然,现在风兰烬就开始清洗了。

  不过男人应该没怎么洗过衣服,那动作倒是有些笨拙。

  “好了,我来帮你吧!”终于水天玥看不下去了,走了过来。

  “嗯!”风兰烬倒是也没有客气,直接就点了点头,然后将自己手里的衣服就塞到了水天玥的手里,那动作叫一个顺畅啊。

  “兰烬,这衣服对你有什么意义吧?”本来不想问的,可是水天玥还是忍不住问道。

  风兰烬听到了这个问题,却是含笑看着水天玥,然后抬手在她的鼻子上轻轻地刮了一下子:“你啊,等到你一切都想起来的时候,你自己就明白了!”

  “唔!”水天玥倒是没有想到,这衣服居然还与自己有关系呢。

  一时之间,这心底里倒是更好奇得紧了。

  不过既然风兰烬不说,那么就算了,自己也就只能等着自己想起来啊。

  很快地处理完了自己手上的事情,于是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便再次上路了。

  在这灵兽山脉内,有一座山寨,叫做飞鹰寨,其寨主,是一个强者,据说根本就没有人知道那位寨主到底有多强,只是大家却知道,这个寨主的名字叫做余人杰,而且他居然与灵兽山脉内兽王达了协议,那就是灵兽山脉内的群兽不能主动攻击飞鹰寨,当然了,如果飞鹰寨内的人主动攻击灵兽的话,那么灵兽也是可以反击的。

  而飞鹰寨,每年却需要提供给灵兽山脉一批丹药,当然了,具体这批丹药都是什么等级,数量,品种,就没有人知道了。

  但是大家却知道,夜晚的时候,进入到飞鹰寨内却是最安全的,而且如果你不小心,被灵兽追杀的话,那么你就可以进入到飞鹰寨,因为只要你进入到飞鹰寨,那么就绝对不会有灵兽再追杀你了,如果是耐心不好的灵兽,等一会儿,就会掉头离开,当然了,如果你遇到的是耐心好的灵兽,那么你就得多在飞鹰寨只些日子里。

  飞鹰寨,其实并不大,但是里面却是五脏俱全,什么酒店啊,客栈啊,各种商店,市场,倒是都很齐全,只是飞鹰寨里的销费,却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这里面绝对是一个销金窟啊。

  而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今天选的就是要进入飞鹰寨。

  此时飞鹰寨上的几个当值的侍卫,当中一个却是突然间眼睛一亮。

  “你们快看,那对男女,是不是好像神仙一样!”说着,他还伸手一指。

  听到了他的话,于是几个人忙瞪着一双大眼睛看了过去,果然,远远的一男一女,手牵着手,走了过来。

  男子一袭红衣,随风舞动,而女子却是一袭白色的拖地长裙,衣袂飘飘。

  而且两个人的长发都没有束起来,便就那样任由着那林风吹拂着,然后那黑色的长发,便在两个人的脑后,紴纠缠着,追逐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衣袍翻动,长发飞扬,两个人仿佛就从那画中走来一般。

  红衣妖艳,白衣清华。这两抹芳华,却是晃花了一群人的眼儿。

  这一男,一女,面目如画,便在那落日的余辉中,款款而来,那金色的夕阳的光辉,照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就如同给他们两个人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黄色。

  近了,近了,更近了,于是一群人也看得分外的清楚,红衣男子的那张脸,妖冶,魅惑,一双眸子,在面对他身边的那个白衣女子的时候,却是温润的如同一汪春水,但是转向他处的时候,却是又立即冷若寒冰,而且他的容貌,居然还带着一股异样的诱惑力,让人忍不住,想要被吸引到他的身边,这个男人就好像一朵在暗夜里盛放的罂粟花,好一个绝世妖娆的男子。

  而那个女子,却是淡笑款款,那笑容流转之间,却是带出来无尽的芳华。这个女子看似对谁都是一张如花般的笑脸,可是那笑容中却总是带着一抹淡淡的疏离,行走之间,白衣摇曳,恍惚间,却是一朵怒放的白色莲光,清华高贵,好一个风华绝世,美丽无双的女子。

  “咳!”终于当这一男一女两个人来到了山寨门口的时候,守在大门两边的那两个侍卫这才反应过来,当中一个忙清咳了一声,然后扯出一个自认为最最好看的笑容,然后道:“两位,进入飞鹰寨,每个人需要缴纳,十枚金币,两个一共需要编缴纳二十枚金币。”

  水天玥微微一笑,然后张开手掌,在那只白嫩的小手上,却是赫赫然摆放着二十枚的金币。

  将金币了,给了侍卫,于是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便相携走入到了飞鹰寨内。

  “…。”徒留下一群侍卫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在那里拼命地吞着口水。

  一直到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的背影都已经从他们的视线当中消失了,可是这些侍卫却依就是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而那一双双的目光,看向两个人消失的方向,却是久久都舍不得收回来。

  “喂,你们这群家伙,又在这里发什么花痴啊,是不是有什么美女进来了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着紫衣的英俊男子却是从山寨外走了进来,一看到这些侍卫的那副样子,男子就已经几乎猜到了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呃,公子,您回来了!”男子的声音却是让几个侍卫都回过神来了,于是几个人忙向着男子施了一礼。

  这个紫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飞鹰寨,寨主余人杰的儿子,叫做余华庆。

  “呵呵,你们这些小子啊,可不要一看到什么漂亮的姑娘,就摆出来那么一副丢人的样子!”余华庆倒是与这些侍卫们调侃了两句。

  “公子,不是啊,那一男一女,就好像神仙一样,居然都是那么的美丽,而且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居然让人感觉到那么和谐,那么完美,似乎他们本来就应该是一对的那种感觉!”

  “是啊,是啊,公子,你是不知道啊,那个白衣女子,美得就好像是天上的月亮一般,而那个男人,却好像是一朵花儿一样!”

  “得了,不听你们吹了!”余华庆,听到了这里,却是摇了摇,就直接走进了飞鹰寨。

  在他听来,这些侍卫们,一定是在夸夸其谈了,你说说,这天底下,怎么可能长得像花儿一样的男人呢。

  再说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倒是先找了一间客栈,然后要了一个独立的小院,一晚上居然就在五十枚金币,这个价格之高,倒是让人咋舌,不过水天玥一向是一个有钱的主儿,所以她倒是大大方方丢下了一百枚金币。

  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并没有要任何的吃食,只是两个人又在附近的商店与市场里转了转,于是水天玥又收获了一些药材,而且还有各种的野果,以及一些新鲜的灵兽肉。

  只是两个人往回走的时候,却是正好遇到了往寨主府走的余华庆,三个人错肩而过的时候,风兰烬冰冷的目光却是在余华庆的身上扫了一眼,而水天玥也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余华庆,先是看到水天玥,那张如芙蓉出水般的绝美的脸孔,却是让余华庆在心里暗暗地赞叹了一声。

  但是当他被风兰烬看了一眼之后,余华庆只觉得这个男人的目光似乎可以直接看穿自己的灵魂一般,而且那眸子里的冰冷之意,也似乎生生地能够将自己冻住一般。

  这种感觉,可是让余华庆只觉得一层淡淡的薄汗,从自己的后背上涌了出来。

  于是他的脚步就更加快了几分,不行,这对男女,似乎有些问题,他要将这个事情,尽快地汇报给自己的父亲。难道,难道,他们已经看透了他的身份不成?

  不知道为什么余华庆的心底里,却是升起了这么一般古怪的想法,可是自他的父亲建立了飞鹰寨以来,强者他们见得多了,可是却还真的没有哪个强者,能认出他们真实的身份呢。

  “兰烬,那个人不是人!”水天玥轻声道。

  “嗯,居然是一只小乌龟啊!”风兰烬却是语气轻松地道:“不过这种紫壳乌龟,倒是少见得很啊,就算是兽域里,现在也已经绝种了,却是在这里居然能遇到一只小的!只是可惜了,他的血脉却是不纯。炼丹的话,虽然有作用,但是却会打折的。”

  “紫壳乌龟?”水天玥虽然能看出来,那个余华庆是一头化形灵兽,但是她却看不出来余华庆的本体到底是什么:“紫壳乌龟,那应该是传说中的药龟吧?”据水天玥了解,乌龟如果是此壳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品种了。

  “不错,全名应该叫做紫阳药龟,这种药龟的血,可是炼丹的好东西啊!”说到了这里,风兰烬便低声在水天玥的耳边道:“要不,我把这只小药龟给你抓来!”

  “呵呵,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可是我们还是等等看!”水天玥早就已经分出来一缕精神力,跟着余华庆呢。

  再说余华庆,很快就回到了寨主府里了,然后那屁股都没有在椅子上沾一下,就奔着后院而去。

  后院这里就是飞鹰寨的禁地,除了老寨主,与公子余华庆之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入内。

  “爹,爹…。”后院是倒是一片荒芜,可是余华庆来到了这里,却是直接就唤了起来。

  “你这个小子,我不是和你说过的吗,没事儿就不要来找我!”随着一个苍老的声音,于是一个长着紫色眉行的大汉,却是出现在了余华庆的身边,这个大汉,便是飞鹰寨的寨主,余人杰。

  “爹,是这样的!”余华庆,这个时候却是忙详详细细地将之前自己遇到风兰烬,水天玥两个人的事情,向余人杰讲了一遍,最后余华庆道:“爹,我总觉得,那个红衣男子,似乎已经认出来我的真实身份了,爹,怎么办啊,那个男人应该很强大!”

  “哦,红衣男子?”余人杰一听这几个字,却是一脸的深思,然后又接着问道:“那个男人,长得是什么样子?”

  “很美,而且还很妖的感觉,呃,爹我,那个男人,就好像一朵罂粟花一样!”余华庆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个词,似乎很适合那个红衣男子。

  “哦?!”余人杰听到了这话,那眼底里却是闪动着一簇异样的火焰:“难道说,是他来了不成?”

  “爹,你说是谁啊?”余华庆没有听清楚。

  “哦,走儿子,带我去见见那个红衣男子去!”余人杰现在可没有时间去回答自己儿子的问题,他倒是很激动的,一把就拎起了自己儿子的衣领子。

  没有办法啊,这对父子啊,体萌型上的差距是真的有点儿大啊,余华庆被自己的老爹提在手里,那脚根本就碰不到地儿啊。

  “唉!”于是余华庆,不由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话说,人家不都说乌龟是慢性子嘛,可是你看看,自己的老爹,根本就是一个急性子的乌龟吗。

  而水天玥这个时候却是收回了自己的那道精神力。

  “天玥,怎么了?”风兰烬看到水天玥正含笑看着自己,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水天玥笑眯眯摇了摇头:“对了,兰烬,你以前的时候,认识这种紫阳药龟吗?”

  “呃,我想想!”风兰烬想了想,然后道:“我认识一头小紫阳药龟,不过,现在那个小家伙,应该也比咱们刚才见到的那头大吧!”

  “呵呵!”水天玥笑了两声,倒是拿起,自己已经腌渍好的各种灵兽肉放到火上烤去了。

  这一次水天玥把那些肉都切成了小块儿,然后用竹签串起来,放在火上烤的。

  风兰烬,倒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烤肉的方法,于是便来了几分的兴趣,一直坐在水天玥的身边看着。

  “给,尝尝看!”水天玥将几串刚刚烤好的肉串上,洒上孜然,盐,还有辣椒粉,这才将塞到了风兰烬的手里。

  “唔,好香!”风兰烬吃了一口,然后眉毛一挑,眼睛一亮,对着水天玥竖起了大拇指。

  “好吃,你就多吃点!”水天玥一边说着,一边又拿起几串,放在火上继续烤着。

  “给,天玥,你也吃!”风兰烬,看到水天玥的手上依就在忙着,当下便将自己吃了一块肉的肉串放到了水天玥的唇下。

  水天玥一笑,然后低头也咬下一块肉下来。

  “哈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猜错啊,风大人,果然是你在这里啊!”随着一阵的欢笑声,一个身材魁梧的紫衣大汉,却是落到了小院里。

  当这个紫衣大汉的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水天玥只觉得整个儿大地都跟着抖了三抖。

  再抬头看着这个紫衣大汉,话说,这形像,倒是与炽电有的一拼了。

  “你是当年的那头小乌龟!”一看到紫衣大汉,再加上水天玥之前问自己的那个古怪的问题,于是风兰烬便立马反应过来了。

  “哈哈,哈哈,风大人,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呢!”紫衣大汉,一把就自己手上提的宝贝儿子给丢到地上了。

  于是余华庆便华丽丽的屁股挨到了地面上,然后他很奈地看着自己的老爹,心说,老爹,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子吗,你看看,你儿子现在有多么的苦逼啊,多么的丢脸儿啊。

  “你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兽域的啊?”风兰烬又问道。

  “哦,就在大人离开后不久,我想念大人,便也拼命地想办法离开兽域,不过说起来,我还是很幸运的,我遇到了李布衣,他告诉我,只要来到九洲大陆上,在灵兽山脉等着,那就会遇到风大人的!”还别说,余人杰现在可是异常的高兴啊。

  接下来的问题,都已经不用风兰烬再问了,余人杰自己就已经直接说出来了:“于是我就这样来到了这里,而且还很幸运,我居然与这个灵兽山脉里的兽王,因为都是乌龟,所以就成了把兄弟了,然后我还娶了他的妹妹,这不,就生了这个小乌龟!”

  一边说着,余人杰一边指了指自己的儿子余华庆:“所以这小子,根本就没有紫阳药龟的纯种血脉。可是他娘生完了他,不久后就得病死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大哥他们家,居然都有这种病,这不是这些年,我大哥也病了,所以,我才搞出来这么一个飞鹰寨,每年给大哥搞点丹药,虽然还是治不好大哥的病,但是总能延长他的寿命啊,我就想,指不定哪天,就有人能治我大哥的病呢!”

  说到了这里,余人杰倒是把他自己的经历给全都说出来了,然后这个家伙,居然吸了吸鼻子,然后转头看向水天玥手中的肉串:“好香啊!”

  “给,尝尝看!”水天玥一笑,便将自己新的一批烤好的肉串,递给了余人杰,与余华庆父子两个人。

  “啊,好香啊!”老乌龟余人杰一吃到这么香的肉串,不由得那双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了。

  “呵呵,好吃,你就多吃点!”水天玥一边说着,便又拿起一些生肉串放到了火上。

  “嘿嘿风大人啊,这就是你的女人吧,嘿嘿,果然是这个!”而余人杰却是压低了声音然后对风兰烬竖起了大拇指。

  “那当然了!”因为这一次遇到的是自己之前在兽域的老熟人,所以风兰烬也完全放开了,脸上也没有面对其他人的时候,那股冰冷了。

  “嘿嘿!就知道大人你的眼光是一绝啊!”余人杰却是又拍了拍风兰烬的马屁,然后这才小声地又问道:“风大人,当年我想要当你的契约,你说我的实力太差了,而现在我已经很强了,但是我还想要当大人的契约兽,不知道大人这一次意下如何呢?”

  “当我的契约兽,可没有在这飞鹰寨里逍遥自在啊!”风兰烬倒是很快就将自己手中的肉串吃光了。

  “嗯,这我当然知道了~”余人杰点了点头,既然他在当年还是一个小乌龟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认风兰烬为主,经过这么多年,方方面面的问题,他早就已经相得很清楚了,所以回答起来,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风大人,我的心意还与当年一样,我想要做你的契约兽!”余人杰一脸郑重地道。

  “好!”这一次风兰烬点头答应了。

  “爹!”一听到自己老爹的话,可是把余华庆给吓了一跳,话说,这事儿他老爹可是从来都没有和他说过啊,这也太突然了。

  “对了,主人,我儿子也一起跟在主人的身边吧!”还别说,余人杰这个家伙,倒是还挺上道的,虽然现在他还没有与风兰烬完成认主仪式呢,可是却已经一口一个主人地叫上了。

  “好!”风兰烬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却是投向了水天玥:“他的血脉问题?”

  “放心,交给我了!”水天玥点了点头,这只小乌龟血脉虽然不纯,可是想让他变成纯种的紫阳药龟,这对于水天玥来说,还是小意思。

  风兰烬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水天玥,问她,要不要与这对紫阳药龟父子进入契约,毕竟在风兰烬的眼里,如果这对紫阳药龟父子跟在水天玥的身边,可是会比跟在自己的身边,作用上要大得多啊。

  可是水天玥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对父子本来就是冲着风兰烬来的,而且她与风兰烬之间,无论什么事,也无需分得那么清,再说了,紫阳药龟父子两个人,跟在风兰烬的身边与跟在自己的身边,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要自己相用的时候,真就和风兰烬说一声,就能放血了呗。

  可是一听到这话,那个余人杰的眼睛却亮了起来:“大人,你的妻子能解决我儿子的血脉问题?那她,那她,难道是一名丹师不成吗?”还有一句话,余人杰,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大人,你的这个妻子,话说也太年轻了,你确定,你没有玩我?

  “当然了!”风兰烬难得的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自豪啊:“她可是这片天地间,唯一的一个丹神啊!”他以他女人的成就而感到骄傲。他从来就不害怕她会强过自己,因为他喜欢看到她那自信,快乐的样子。只有那样子的她,才是他最最喜欢的水天玥呢。

  “天呐!”一听到水天玥居然是丹神,当下余人杰与余华庆这对父子两个人,当下那眼睛可就亮了起来了。丹神,丹神,这个名号,他们父子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人能达到丹神的地步。这个消息,可是真的有些太震撼了。

  风兰烬的话,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怀疑,因为以风兰烬的身份而言,他根本就不会说假话,而且也不屑于说假话。

  但是这个时候,余人杰,却是更细致地打量了起来水天玥,他就说嘛,风兰烬大人的女人,不可能只是长得漂亮,气质好,或者是手艺好之类,因为刚一来到这里,余人杰就已经感觉了一下水天玥的实力,却发现,水天玥的实力真的是要比风兰烬差好多,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个白衣飘飘的女人,居然是丹神。

  那么,那么……

  “那么,我大哥的身体?”余人杰这个时候流激动得都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放心,交给我就好,不过你最好让他过来一趟!我得先为他做一下检查才可以。”水天玥一边说着,一边又将自己手里烤好的肉串,分给风兰烬,余人杰,还有余华庆三个人。

  ……

  当天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就被余人杰热情地邀请到了寨主府里去了。

  而余华庆也离开了飞鹰寨,他去找自己的父亲的结义大哥,唉,话说,那个人,又是他的舅舅,又是他的大伯啊。

  只是却没有人能想到,这天,又一个美丽的女子,来到了飞鹰寨,女子身上穿着一袭桃红色的紧身旗袍,那剪裁合体的旗袍,却是将女子那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完完全全地显露了出来,而且女子的旗袍开衩极高,于是一走一动之间,便可以清楚地看到两条白嫩而修长的大腿,倒是直夺人二目啊。

  “天呐,不是吧,又来了一个女人!”门口的侍卫还是之前见到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进寨子时的那两个人,看到了这个红衣女子,两个男人当下只觉得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立马就是一紧啊。

  女子缴纳了费用后,便纤腰一扭,便已经带着一阵香风走了进去。

  “这两天,咱们寨子里,可是天天都有进美女了!”

  “是啊,只不过今天这个,要比昨天那个差点!”

  “嗯,嗯,是差点,不过今天这个让人看着更眼馋啊!”

  “嘿嘿!”

  两个侍卫低低地一边说着,一边直直地看着那个桃红色旗袍女人的背影。

  女人的美背很是挺拔,而且女人的腰很细,似乎只要大力一点的话,那么女人的腰就会断掉一般,而与那纤腰相接的,却是两个饱满的臀瓣,行走之间,那两个浑圆的臀瓣,便会直接荡起来一道,接着一道的美好的弧度。

  让人不由得大吞口水。

  “嗨,美人儿,不知道能不能认识一下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却是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当看到这个桃花旗袍的女子时,大汉不由得眼睛一亮,便立马上前调侃。

  女子一双漂亮的勾人杏核眼,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男子,然后她甩了甩头发,莞尔一笑:“我叫红杏!”

  “啊,红杏,好名字啊!”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居然就大胆地拉住了红杏的小手。

  却是没有想到,红杏居然就那么任由这个壮硕的男子,一直拉着自己,居然没有想要挣脱的意思。

  一男一女两个人很快便来到了男人的家里。

  令红杏没有想到的却是,男人的这里,居然还有着一个男人,也是一样的壮硕,而且样子居然也是一模一样,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这两个男人居然是孪生兄弟。

  “那么,今天咱们三个人就来好好地玩玩吧!”红杏一边说着,一边娇娇地就一笑,然后随手就扯下了她自己身上的那件桃红色的旗袍。

  这样一来,两兄弟才看清楚,这个女人在旗袍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穿。

  当下那光溜溜的美人的身体,便已经让两个男人,只觉得自己是一阵的血脉贲张啊。

  接着便大叫了一声,然后两兄弟同时扑到了红杏的身上。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蛮横地占有着红杏,可是红杏的脸上却是一片满足的笑意。

  哼,哼,一想到之前的那个白衣女子,她的心头就是一阵的火起,要知道,之前的那四个男人,根本就是她好不容易才训练出来,专门为她提供那方面服务的男宠。

  虽然长得有些丑了,但是那四个男人,却绝对有些足以让女人尖叫的本事,而且他们之间时不时地与会玩玩强暴或是虐待的游戏,那也是为了增加性趣,与激情嘛,而且每一次,玩这种游戏的时候,红杏都会觉得异样的兴奋,却没有想到,上次正玩得正起兴,但是却还没有开始最关键的时候,居然被水天玥与风兰烬撞到了,当看到自己的那四男宠死掉了之后,她虽然也心疼,但是眼前那个完美的,冰冷且妖娆的美男子,却是已经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对于红杏来说,如果能得到那个红衣美男子,那么那四个男宠死了就死了,这个买卖,还是合算的啊。

  于是她便装出来一楚楚可怜的样子,想让风兰烬带着她一起走,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红衣男子根本就不理会她不说,而且居然还将她给甩了出去,话说,衣服半掩的时候,可是女人最迷人的时候啊,但是那个男人,居然还那么狠心。

  丫的,难道那个红衣男人,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吗?

  一想到这一点,红杏就是一阵的气恼,要知道,想要把自己的玩宠训练到那种程度,她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的,但是居然就这样被人杀死了。丫的,知道不知道在林子里的时候,最好少管闲事,人家没事儿叫两声救命,你就过来相救啊,尼玛,老娘又没有开口请你来救啊。

  这一次可是损失大了啊。

  她在心底里发誓,如果再让她看到那个红衣男子,那么无论施展什么手段,她都一定会将那个男人夺过来,以她自己的身体而言,她相信,天底下,无论是什么样的男人,只要尝到了她身体的妙处,那么就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舍得离开她,就好像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一般。

  那两个壮硕的男人,现在已经离开了红杏的身体,但是他们再看向红杏的身体时,那双眸子里,居然满满的都是一种叫做火热与痴迷的情愫在涌动着。

  而这个时候红杏却是直接光着身子,纤腰一扭就向着门的方向走去了,不得不说,一个刚刚经历了**过后的女人,现在却是显得更加迷人了。

  “不,不,不,不要走,留下来,我们舍不得让你走!”两个壮硕的兄弟,居然异口同声地道,而且两个人居然同时一个人拉住了红杏的右手,而另一个却是拉住了红杏的左手。

  “好啊,既然不想让我走,那么你们两个就跪下来的求我啊!”此时的红杏,那雪白的下巴,高高地抬了起来,神色之间也是一片的高傲,现在,她就是女王,而这两个男人,就是她新的玩宠。

  “是,是,求求你,不要离开我们啊!”于是两个男人,当真是万分听话地跪倒在地,口中不住地呢喃着。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我不会离开你们的,但是,你们需要更会讨我的欢心才可以啊!”红杏一边说着,一边摆出来一个很勾人的动作:“你们来啊,只要你们现在能强暴我,那么,我就会一直将你们两个人带在身边。对,就是暴我,用你们所能想到的任何的方式,我都会很喜欢的。”

  听到了这话,两个男人的喉咙深处,均响起一阵低低的咆哮,接着,两个男人便蛮横地抬起红杏的身子,然后将她的双手与双腿分别绑到床角上,于是一个大字便形成了。

  接着两个男人,便在红杏的欢笑声中,俯下了身子低低地吼了一声。

  其实水天玥发誓,这一切,真的不是她故意看到的,她只不过是今天闲来无事,便又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了一下,然后正好就看到红杏跟着一个男人进入到了一个小院里。

  尼玛,原来这个女人,喜欢玩**啊!果然不是正常人的爱好啊。

  水天玥恍然大悟,然后她又歪着头看了一眼风兰烬,目光中有些此许的探究,话说,她可是很不喜欢**的啊。

  “看我,做什么啊?”风兰烬立马就捕捉到了水天玥的目光了。

  “呃,没事儿!”于是水天玥忙摇头否定道,只不过她却是拍了拍胸脯,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放心的神色。

  风兰烬当然不会知道,水天玥这个时候所想的就是,风兰烬应该不喜欢玩**,呼,好吧,好吧,我要相信他,因为他毕竟是我的男人啊,所以爱好应该是差不多的吧。

  “主人,主人!”现在余人杰父子两个人已经与风兰烬缔结了血契了,所以现在这声主人叫得倒是名至实归啊。

  “主人,我的那位义兄现在病得太重了,现在已经陷入昏迷了,而且无法移动。所以主人与水大人,看来,咱们得亲自去一趟了!”余人杰的面色一阵的焦急啊。

  “好,那我们走吧!”水天玥点了点头,脸上却是没有半分的不快。

  余人杰看到水天且那没有分毫的犹豫,当下心里却是一暖,要知道一向是主人给契约兽提要求,现在倒好了,他这个契约兽,居然开始给主人提条件了。

  可是貌似,不管是风兰烬,亦或是水天玥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不满。

  这种主人,太少了。

  而自己能遇到,也是自己的福气啊。

  余人杰现在心里对于自己认风兰烬为主一事,更是觉得自己是无比的明智与英明啊。

  于是红杏根本就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那个红衣美男,居然就在她正在与自己两个新的男宠在一起玩乐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飞鹰寨了。

  因为余人杰很担心的自己的义兄,于是一路上,三个人走得倒是极快。

  水天玥紧紧地跟在风兰烬的身边,却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前面的余人杰。

  “兰烬,你说乌龟不都是慢吞吞的性子吗,怎么,这个余人杰,却是这么一个急性子呢!”

  风兰烬一笑:“他啊,他是乌龟中的特例!一万只乌龟里,也很难会出现,他这么一个急性子的乌龟啊!”

  早在兽域的时候,风兰烬第一次遇到余人杰的时候,他就是这么一副急性子。而且话说,似乎那个时候,余人杰的性子,要比现在还要急呢。所以有的时候,风兰烬都忍不住怀疑,这个余人杰,是不是一只火属性的乌龟啊。

  但是最后证明,余人杰根本就是一头水属性的乌龟。

  而这个时候,在那个小院中,红杏心满意足地看着那两个壮硕的男人,自自己的身上滑到地上,然后就如同一条死狗一般的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虽然现在那两个男人,已经连动动小手指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可是这两个男人,却还真的是很让她满意啊,因为他们两个人已经将她喂饱了,要知道一般的男人,怎么着也得五六个人才能喂饱她啊。

  所以,这一次的这两个男人,她还是感觉到很满意的。于是她是元力一动,于是那缚住她四肢的绳子便应声而断,于是她光着身子自床上坐了起来。

  但是她身边的空间却是突然间一阵的扭曲,接着一个黑衣女子,女子容貌精致如画,不过这个女子脸上的表情却是有着说不出来的幽怨与扭曲,女子冷冷地看了一眼红杏,然后红唇轻启:“你跟我走!”而且那语气,却是那般的生硬,让人听了心里也是感觉到十分的不舒服。

  “你是谁啊,凭什么让我跟你走啊?”红杏却是一翻白眼,虽然这个黑衣女子可以穿越空间,但是实力强了不起啊,她红杏才不会理会这个女人呢,丫的,居然又是一个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所以红杏绝对不会这个黑衣女子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而且此时这个黑衣女子身上居然穿着衣服,而她,还是一丝不挂中,丫的,知不知道,光着身子的女人,可以面对男人,但是却绝对不能面对同样一个穿着衣服的女人。这根本就是各种的不爽好不好啊。

  这几天红杏怎么想,就怎么郁闷,你说说,她的运气,这应该算是好呢,还应该算是不好呢,为毛让她遇到的,一个两个居然都是要比她漂亮的女人呢。

  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黑衣女子,却依就是固执地看着她:“你,和我走!”

  “我为什么要和你走啊?”红杏妩媚地一笑,一边说着,她居然还一边摆出来一个妩媚妖娆的姿势。

  “怎么,那个红衣男人,你不要了?”黑衣女子却是冷笑着问道。

  “红衣男人?”红杏的眼睛微微一眯,这个女人,居然知道那个红衣男人,这倒是怪了,因为那天,她记得,红衣男人的身边只有一个白衣女子。那么这个黑衣女子又是如何知道的呢?想到了这里,于是红杏一下子便将眸子猛地睁大了:“你知道他?”

  “我当然知道他了!”黑衣女子却是一笑,那笑容中有着说不说的怨恨之意:“我爱了那个男人,那么多年,可是那个男人,却连一个眼神也不肯施舍给我!”

  “那看来咱们两个是一样的啊!”红杏娇娇地一笑:“那个男人救了我,不过却也没有救我到底!说起来,这个男人,倒是还挺可恶的啊。连救人救到底,这话都不知道。”

  “哈哈,我也是一样,那个男人也一样救了我,但是他也没有救我到底!”黑衣女子道:“所以我一定要追着他,既然他救了我,那么他就必须要成为我的男人。”

  “嗯,嗯,嗯,你和我想得一样,既然救了我,那么他就要必须成为我的男人!”红杏说着又是一笑:“可是男人只有一个,到时候归谁呢,这话我们两个人还是提前说明得比较好吧!”

  “我可以容忍与你共用一个男人!”暗秋看着红杏的那张俏脸,眼神阴沉地道。

  “哈哈,哈哈,好啊,我也同意与你共用一个男人,不过,你的技术啊,还需要我再好好地调教一下啊!”红杏却是一脸的勾人的笑颜:“否则的话,只怕你到时候会输得很惨啊!只要是睡过我的男人,那么就都不会离开我了。”

  “哼,那就拜托你了!好好地调教我吧。”暗秋虽然冷冷地哼了一声,但是却还是答应下来了,她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懂什么床上功夫,而且说起来,她自从一心挂着风兰烬的时候起,她的这副身子,就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

  “那这么说,我们现在就是盟友了,我叫红杏,一枝红杏出墙来的红杏!”

  “我叫暗秋,暗夜的暗,秋天的秋,因为他是在一个秋天救的我!”黑衣女子正是暗秋。

  “其实那个男人,太笨了,他居然不知道,英雄救美之后,就应该是以身相许啊!”红杏仍就是笑着:“好吧,既然你主动要来与我合作,那么咱们两个人就合作吧,而且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是对付男人,你可就未必会有我强了!对了,这两个男人,也要带上,他们很棒的。这,我可是亲身试验过的啊。”

  于是一红一黑两个女人,便在这一刻结成了联盟。

  黑衣女子暗秋,看着那外面有些萧瑟的天空,嘴角却是冰冷的笑意,水天玥,你的好日子还会有多久呢,你知道不知道,景荣华已经去中洲等着你去了,而且现在不出意外的话,景荣华应该已经住进了天家了,到时候,哈哈,哈哈,你是会选择天家呢,还是会选择风兰烬呢,水天玥,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是很期待啊。

  暗秋现在几乎都已经可以预见水天玥的末来到底是什么样子了,眼看着万年前的一切就会重演了,哈哈,哈哈,哈哈,水天玥,水天玥,万年前,你是如何选择的,那么万年后,你依就会怎么样选择吧?

  所以,水天玥,你就趁着现在你还有笑得机会,你就尽情地笑吧,笑吧,因为你很快,就会笑不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水天玥,你说你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万年前,我能毁了你们,那么万年后,我依就可以如此。

  哼,哼,那个死老头子,居然还想要让我放弃风兰烬,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我这么做,我可是在报恩啊,他不能拒绝我,他不能拒绝我啊。

  水天玥,水天玥都怪你,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呢,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么现在也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所以这一次,我会让你死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风兰烬,风兰烬,水天玥注定了,还是会离开你的,哈哈,哈哈,到时候,你便又孤身一人了,不过不要紧,到时候你的身边,还有我,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至于这个叫做红杏的女人,不过就是我需要她帮我一件事情罢了,风兰烬,你注定了,只能是我的男人。

  暗秋的眼底掠过一抹幽光。

  而此时的水天玥,还有风兰烬,以及余人杰三个人,自然是不知道,水天玥,风兰烬两个人已经落入到别人的算计之中了,而且貌似距离那一天,已经不遥远了。

  水天玥当然也更不会知道,此时中洲天家,却是欢天喜地的迎进来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男人,那个男人的名字就叫做景荣华。

  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一直跟着一个灰衣男子,男子始终低着头,让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但是此时灰衣男子却是看着自己的主人,景荣华,心底里却是暗暗地赞叹着,还是撕去伪装的主人,最好看了,他爱死了主人的这个样子,只是这份爱永远,永远都不可能对自己的主人宣之于口啊。

  因为他知道,景荣华的心底里,已经再也容不下任何的人了。

  他爱的只有那个叫做水天玥的白衣女子,一万年前是这样,一万年后也是这样子了。

  为了得到那个女子,景荣华,可以不择手段,哪怕明知道,会让那个女子恨他,怨他,但是他却依就会我行我素。

  唉,水天玥,只是这一次,再面临万年的那个选择时,你会如何呢?

  “主人,水大人,我们到了,就是这里!”余人杰这个时候兴高彩烈地指着一个巨大的湖泊道。

  水天玥按了按太阳穴,好吧,她理解,余人杰的大哥也是乌龟吗,乌龟虽然也算是两栖动作,但是好像更喜欢水吧,说起来,就是不知道,余人杰的这个大哥,是不是也如同他那样子,是一个急性子啊。

  “哗,哗,哗…。”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那湖泊里却是传来了一阵的划水声,接着一头深色的大乌龟,便出现在湖面上。

  “怎么会把你派来呢?”一看到这头大乌龟,余人杰的脸上却是一脸的不快。

  “啊…。是你啊…。现在…。大家都…。忙呢…。就我…。闲着…。所以,也就…。只能是我来了!”大乌龟一开口,水天玥就明白了,余人杰为何会不快了。

  这头大乌龟说话的速度,绝对慢得让人恨不得过去,狠狠地抽他两巴掌,见过慢的,但是绝对没有见过像这头老乌龟这么慢的啊。

  老乌龟不紧不慢地用四个爪子划拉着水,他巨大的脑袋探在外面,当看到水天玥与风兰烬的时候,老乌龟却是又开口了:“咦…。你这一次…。居然…。会带来…。两个人类啊?”

  “我说,老王八,你能不能快点啊!”余人杰现在可是急了,一边催促着老乌龟,一边对水天玥与风兰烬解释了一下:“主人,水大人,对不起啊,这里只有坐着他们才能进去,就算是我,没有他们引路,我也进不去的!”

  “嗯!”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点了点头。

  “我…。已经…。很快了!”而那头大乌龟,依就是慢声慢语地说着,然后那大爪子还是不紧不慢地划拉着水。

  水天玥再看一眼余人杰只觉得此时余人杰的那双大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花来了。

  当那头老乌龟,好不容易游到了湖边,于是余人杰,忙f迫不急待地让水天玥与风兰烬两个人先上到龟背上,接着又忙不迭声地催促着老乌龟快点儿走。

  当然了,老乌龟依就是口里应着,直说着,快,快,放心,我现在已经很快了。

  但是速度却还是一点儿都没有变化。

  可以说,这只老乌龟是真的诠释了,龟速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只是当老乌龟来到湖心的时候,水天玥的眼睛却是亮了起来,她居然有感觉到,她居然感觉到了九星连环的第六环所在了。

  不会有错了,那第六环就在这处湖底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